亚洲4个超级大国的对抗

  在出口大国中国、印度、日本和韩国的驱动下,21世纪的贸易重心属于亚洲。不过,这4国家的经济交织在一起且相互不信任,使得它们之间的竞争也非常激烈。
  
  来自西方的压力越来越大——从英国“脱欧”到美国特朗普政府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攻击,再到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这些都意味着亚洲经济大国必须为自由贸易和“全球化”承担责任,以实现其经济目标,并为其境内近40%的全球人口提高生活水平。
  
  此类工作已经展开:东南亚国家联盟(简称“东盟”)与中国、日本、韩国和印度之间大规模的自由贸易协定为更大的区域经济一体化奠定了基础,但这些亚洲巨人之间的利益平衡远非一帆风顺。
  
  多亏了中国制造业的强大、印度服务业的实力、韩国雄厚的工业基础及日本庞大的联合大企业,这4个国家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中国和印度是现在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大型经济体。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次是日本。尽管韩国经济规模较小,目前在全球排在第11位,但它是世界上最大的研发投资国,在研究创新经济增长方式的过程中花费了GDP的5%。与此同时,韩国出口在其经济中所占的比重也位居其他竞争对手之首,其商品和服务出口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2%以上。
  
  更重要的是,这几个国家越来越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从经济上说,在2017年5月的G20峰会上,中国、日本和韩国财政部长宣言做出了明确的表态:中国、日本和韩国将继续保持高度沟通和协调,以应对在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增加、地缘政治局势紧张的背景下,可能出现的金融动荡。

 


  
  错综复杂的关系
  
  然而,合作的增多也带来了竞争的加剧。事实上,描述中国、印度、日本和韩国之间关系的最好的词可能是“纠结”。韩国担心中国在朝鲜的影响力,同时中国强烈反对韩国部署“萨德”;印度与中国存在边境恩怨;日本与韩国一直在争夺“独岛”。由此可见,这些国家之间的关系离“睦邻友好”还有一段距离。
  
  近年来,这种竞争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因为在区域内市场相互竞争成为民族自豪感的源泉。系统化投资使韩国三星和LG在电视和智能手机领域成功粉碎了日本索尼的霸主地位。同时,这3家公司都在印度市场大幅降价40%,以排挤印度手机品牌Micromax,并意图使中国品牌华为、小米和乐视陷入困境。这其中有很多利害关系:据经合组织(OECD)预计,到2030年,亚洲将占全球中产阶级消费的近2/3,任何能够提高市场份额的企业都会从中获益。
  
  贸易和投资战已深入亚洲大陆。“我们看到了中国和日本之间的竞争,尤其在东南亚;它们正竞相出口产品、技术并对东南亚国家提供贷款。”亚洲保险公司JLT政治和安全风险信贷主管马克 · 王(Mark Wong)说,“越南和印度尼西亚这两个主要国家已经吸引了中国和日本的更多关注。在当地的大型项目中,你能看到一个财团是中国的,另一个则是日本的。”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加上其在基础设施融资领域的快速增长,令日本政策制定者担心:中国支持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可能超过日本支持的亚洲开发银行(ADB)。
  
  它们之间的角逐已经超出了眼前的区域。亚洲在非洲市场的“争夺”也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就与非洲的贸易而言,在世纪之交,中国与印度大致并驾齐驱,但现在中国已经超过印度,在非洲大陆基础设施投资中占据主导地位。
  
  日本不甘落后,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通过日本国际合作机构(JICA)为包括刚果民主共和国在内的非洲国家提供海外发展援助;与肯尼亚政府签署了一系列协议,以发展和完善蒙巴萨港与周边物流环节。但是,可能让日本烦恼的是,目前中国正在坦桑尼亚海岸开发的巴加莫约港将与蒙巴萨港形成直接竞争。
  
  最好的计划
  
  在德国“工业4.0”鼓舞之下,中国在2015年推出了“中国制造2025”路线图,旨在让“中国制造”从产量升级到质量,并通过影响深远的产业转型升级占据全球生产链最高端。该计划瞄准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市场领域,中国希望在这些领域成为国际领袖。从集成电路到机器人,从飞机引擎到智能汽车,中国的目标是提升使用国产比例至70%,目前这一比例尚不足30%。而在这些领域中,许多都是日本和韩国企业的优势产业。
  
  “日本和韩国尤其暴露在了‘中国制造2025’战略之下。它专门针对这些国家制造业的支柱。”墨卡托中国研究所(Merics)研究员马克斯 · 臻霖(Max Zenglein)说。
  
  不过,日本瑞穗银行分析师们对这种威胁的理解更加务实。该银行中国业务推广部的一位经济学家表示:“实施‘中国制造2025’,中国将面临无数困难和挑战。其中最大的挑战是对创新需求和技工短缺缺乏认识,包括系统开发工程师,这些都长期困扰着中国制造业。因此,中国一直未能建立起自己的技术基础设施,这既阻碍了技术转移和扩散、渗透过程,又削弱了国家的国际竞争力。”
  
  该银行甚至预测,“中国制造2025”可能带来更大的经济合作机遇,给亚洲制造业和制造服务业带来新的商机并促进投资合作的增长。
  
  中国不是实施“大计划”的唯一国家。作为更广泛国家建设举措的一部分,印度在2014年9月启动了该国总理莫迪的“印度制造”倡议:将印度变成一个全球设计中心和制造中心。这一计划的目标是提高印度制造商应对其亚洲竞争对手的能力。2017年早些时候,中国官方媒体警告印度说,如果莫迪政府屈服于印度企业的呼吁,增加中国手机的附加税,那么,将采取反制措施。
  
  事实上,在某种程度上说,“印度制造”计划最大的赢家是中国:这一计划使得更多中国投资进入印度。随着中国企业利用印度新政策在当地建立工厂,截至2016年12月,中国对印度投资总额达到15.4亿美元。其中,中国手机制造商华为花费1.7亿美元在班加罗尔建立了研发中心。
  
  更好地在一起
  
  这4个国家的决策者来越来越清楚地看到,将各自的互补优势结合起来比单干要好得多,而且有迹象表明,这种做法正在发生转变。
  
  一个例子是日本对外贸易组织(Jetro)近日宣布,计划加强日本和印度企业之间的合作关系,共同进入非洲市场。其目的是,将非洲市场上印度企业的经验和知识与日本企业的技术和资金结合起来。
  
  与此同时,另一个明显的转变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在一定条件下,日本目前正在准备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加强合作。他还表达了考虑日本加入AIIB的意愿。此举将大大有助于定位日本和中国的合作伙伴,而不是竞争对手,并争取通过发展资金提高在全球的影响力。
  
  这些顶层的互动,伴随着企业之间的一系列合作。2016年9月,中国万达集团与索尼电影公司达成了一项重要的共同融资协议,万达将在索尼的一些电影中占有股权。此举是一个“双赢”的局面,既增强了索尼在庞大的中国国内市场的影响力,也使万达集团得以参与电影业。
  
  韩国与日本的关系仍然紧张。韩国外交部部长康京和(Kang Kyung Wha)最近宣布,计划推出一个专责小组,重新审视2015年有关韩国“慰安妇”的赔偿协议。不过,随着来自朝鲜的威胁不断加剧,日本和韩国政府不得不把更深层的紧张关系放在一边,以便把重点放在更为紧迫的问题上。
  
  “尽管出现了政治紧张局势和潜在的短期冲击致使贸易中断的事件,但由于中国、日本和韩国之间的贸易和投资合作非常深入,预计它们之间的合作在中长期将持续增加。”臻霖说。
  
  就像爱吵架的兄弟姐妹,相比敌对关系,中国、日本、韩国和印度之间有许多共同的目标。它们是否能成功地抛开分歧,以利于经济发展,仍然有待观察,但随着“亚洲世纪”的形成,各方的合作几乎不可避免。
  
  (译/李前)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