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兰老岛:杜特尔特的故乡不平静

文/本刊记者 李前

 

  此特去经年,荣归夸梓里。
  
  在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占据菲律宾境内39%的面积,是该国仅次于吕宋岛的第二大岛。近些年,棉兰老岛的知名度持续打响,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它是菲律宾现任总统杜特尔特的故乡。
  
  过去,它与东盟东部增长区(BIMP—EAGA)内其他岛屿一样,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它的命运随着东盟东部增长区发展的起伏而动荡。自从杜特尔特当上菲律宾总统之后,棉兰老岛的地位水涨船高。

 


  
  他改变了故乡
  
  其实,杜特尔特的出生地并非棉兰老岛,而是菲律宾莱特省马阿辛市,但其却是杜特尔特从政最为关键的“故乡”。1986年,律师出身的杜特尔特担任棉兰老岛最大城市、菲律宾第三大城市达沃市代理市长,两年后正式当选市长。随后的20多年,杜特尔特始终在棉兰老岛生活。
  
  20世纪70、80年代,棉兰老岛达沃市遭遇内部宗教局势动荡、大宗商品价格下降等事件影响,经济艰难维持,同时犯罪率持续上升,甚至一度被称为“谋杀之都”。杜特尔特临危受命,在达沃市当政期间,以铁腕手段改变了这里。
  
  如今,达沃市是棉兰老岛当之无愧的第一城市。较之以前,它的治安环境大为改观,并在基础设施、教育和医疗等诸多方面建立了相对完善的体系。在不少达沃市人看来,是杜特尔特力挽狂澜,让这座城市改头换面。
  
  有趣的是,杜特尔特家族已经掌管棉兰老岛达沃市数十年之久。在杜特尔特当选达沃市市长之前,他的父亲曾掌管达沃省省长之职多年。2016年5月,杜特尔特的女儿和儿子分别当选达沃市正、副市长。
  
  有了杜特尔特家族这层关系,再加上2016年杜特尔特成为菲律宾总统,环绕在棉兰老岛头上的光环更加闪耀。现在,包括达沃市在内的棉兰老岛受到的关注度已经上升国际层面。
  
  在2017年9月14日举行的中国—东盟东部增长区贸易投资研讨会上,菲律宾官员话里话外都透露出了这样的信息:因为杜特尔特,棉兰老岛已经今非昔比;在东盟东部增长区内,菲律宾对棉兰老岛的投入将有所倾斜。
  
  2017年3月,我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访问了棉兰老岛达沃市。这次访问释放了我国支持棉兰老岛发展和转型的承诺,特别是要帮助杜特尔特实现梦想,通过修建铁路将塔古姆、迪戈斯和达沃市等棉兰老岛重要地区连接起来。
  
  一片肥沃的土地
  
  直到现在,棉兰老岛在菲律宾的地位都是一个肥沃但遥远的所在。
  
  “多年来,棉兰老岛一直是一个未被发现的珍宝。” 在中国—东盟东部增长区贸易投资研讨会上,菲律宾棉兰老岛发展局副秘书长、副常务处长罗密欧 · 蒙特内哥罗对棉兰老岛的推广之意直截了当。他在播放介绍棉兰老岛的幻灯片时,多次提到了杜特尔特,试图说服在场人士这个岛对菲律宾来说多么重要。
  
  罗密欧接着说,2014年,棉兰老岛经济增长率达到7.5%,高出同年菲律宾全国经济增长率6.2%不少。最近几年,棉兰老岛对投资者的吸引力也很大。2011~2015年,该岛平均每年吸收的投资额达到12亿美元。
  
  所处的地理位置决定了这个南部大岛是东盟及世界的“菜篮子”。该地区属于热带雨林气候,主要农作物包括:椰子、香蕉、菠萝、芒果、凤梨、玉米、水稻、咖啡和可可等。根据罗密欧提供的数据,菲律宾国内43%的农产品来自棉兰老岛。
  
  不只基础的农产品生产和加工,据了解,目前棉兰老岛正在全力发展信息和通信技术产业(ICT)。为此,政府在相关人才培养方面不遗余力。当地人英语水平较高,体现了一定的优势。2017年10月,棉兰老岛完成光线网络扩建项目,长度超过300千米。
  
  与此同时,棉兰老岛公路网络比较完善。旅游业是棉兰老岛另一张名片。该岛四面环海,天然美景随处可见。除此之外,当地将旅游业定位为生态旅游、历史文化旅游等,如今正在推进相关基础设施和服务建设。
  
  据罗密欧介绍,“棉兰老岛走廊发展项目”从战略上巩固了该岛的发展地位。该项目的目标是利用资源优势,升级和扩建机场、海港和铁路等基础设施,加强与外部的连通性;同时,修建电网,发展可再生能源。预计到2030年,棉兰老岛将有3500兆瓦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我们要把生产区域和加工区域连接起来,不只提升工业在价值链的地位”。
  
  “棉兰老岛是东盟东部增长区内非常重要的一个区域,所以,我们现在为了棉兰老岛的未来愿景而努力。”说到最后,罗密欧似乎怕无法说服大家,因此强调称,“我们的目标与东盟东部增长区的目标一致,当然与东盟的目标也一致,最终也和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目标一致。”
  
  一个动荡的大岛
  
  尽管杜特尔特和菲律宾各级官员在不同的国际场合卖力推广棉兰老岛,但是来自该地区的动荡风险却使不少投资者望而却步。它远远没有达到官员们所宣扬的盛世太平那样的境界。
  
  关注国际局势的人士,或许还记得几个月前菲律宾国内发生的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令人惋惜的是,这一恐怖袭击事件就源自棉兰老岛。当时,杜特尔特刚刚登上访问俄罗斯的飞机,菲律宾国内就发生了恐怖袭击,只好紧急改变行程回国。他对俄罗斯总统说,“我必须回国了”,透着苦涩与无奈。
  
  事实上,本次袭击只是棉兰老岛历史上数次动荡中的一次而已,它发生的历史渊源非常深厚。冲突的根源带着过去殖民地的印迹,更是宗教信仰、土地争夺及权利争夺等社会冲突的持续积累。对于菲律宾来说,其南方边疆湿热的深山老林中,并不是只有椰子、木材和矿藏,还有被掩藏的躁动不安。
  
  我们需要看清的是,棉兰老岛就是一个长期动荡不安的大岛,从过去到现在,无论经济上亮点有多少,在这一点上它没有变过。
  
  当前,棉兰老岛发展所需要的公路、铁路、机场和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电力供应、通信技术等,都是我国的强项所在,并且已经有相关企业承接了该地区的项目。在“一带一路”刺激下,或许我国对棉兰老岛的投资和贸易会加大。但是,当地始终阴魂不散的动荡风险,又怎能忽视?
  
  梓里魔魇,“老杜”徒心酸。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