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你会向澳大利亚投资吗?

文/周密



  世界最美丽的国家之一—澳大利亚是全球投资的重要市场;其外资来源多元。根据当前最新的2016年统计数据,澳大利亚组合投资(Portfolio)约占1/2,直接投资约占1/4,其余为金融衍生品投资和其他投资。债权投资和股权投资作为组合投资的主要形式,分别占到组合投资的2/3和1/3。按照投资来源划分,中国并未出现在澳大利亚利用外资来源地前列,无论是投资流量还是在澳大利亚投资存量均排在靠后的位置。2016年,按投资流量计算,美国(27%)、英国(16%)、比利时(9%)、日本(7%)、中国香港(3%)和新加坡(3%)分占前6位,占到了全部投资的65%。
  
  2018年,澳大利亚所采取的策略,以及中澳经贸关系可能面临重要的挑战和机遇,非常值得有对澳投资意愿的企业关注。
  
  一个对华焦虑加强的国家
  
  2018年,中国企业在适应对外直接投资合规管理加强的同时,也面临因国际环境和澳大利亚自身变化带来的挑战。澳大利亚近年来的政治环境中出现明显分歧,对华质疑增加,不信任表现愈发直接,在国有企业投资等方面更加敏感,不利于中国对澳投资的稳定发展。
  
  外交政策涉华对抗加强  2017年11月,澳大利亚发布了10年来第一份《外交政策白皮书》,在阐明其减持文化多元性的同时,表示希望美国扩大在亚洲地区的影响力,以抗衡中国崛起。在2017年11月特朗普亚太行提出“印太战略”后,澳大利亚白皮书花相当篇幅论述“印太”很难不引起其与美国强化联盟增强区域影响力的意愿。而包括澳大利亚外交部部长等高官在洞朗对峙、中国对南太地区援助等问题的表态,也给中澳大利亚双边合作带来负面影响。
  
  国内涉华焦虑感增强  近年来,澳大利亚民粹主义盛行,右翼团体对中澳关系日益紧密的趋势表达不满,焦虑感增强。澳大利亚政府对华态度转冷。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2017年12月9日在探访悉尼社区时表示要为国民“站起来”,向媒体表示过去选举中有10人被发现与中国情报机构有密切关系。此前,特恩布尔多次强调“外国渗透”的危险,渲染与中国企业政治献金对澳大利亚政治的影响。涉华问题已经成为一些地区地方选举的重要议题,对当地华裔社会带来了不利影响。一旦涉华焦虑推动澳大利亚议会以法律方式对华投资予以约束,将给已经完成的对澳大利亚投资和可能的投资带来较大负面影响。
  
  政治环境不稳定性增加  澳大利亚当前执政的自由党—国家党联盟所具有的微弱多数优势正在遭受挑战。由于双重国籍身份被迫放弃议员身份的副总理乔伊斯虽在补选中以微弱优势再次当选,但包括工党、绿党等反对党对执政联盟的指责引发更多民众重新选择。如果失去微弱多数的领先优势,执政党联盟的政策将难以通过立法议程。同时,执政党内部对特恩布尔的质疑也在增加,如果党内力量对比发生逆转也同样会造成澳大利亚政治政策环境的改变。
  
  经济发展前景仍不确定  全球经济依旧面临民族主义、保护主义和地缘政治变化等带来的冲击,造成了全球供需规模和方向的不确定。包括WTO在内的全球贸易治理机制遭到质疑,经贸格局不断演化发展,美国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外溢影响加强,传统能源与新能源格局变动制约全球大宗商品市场复苏,对中国企业投资澳大利亚带来一定影响。失业率的下降将导致澳大利亚劳动力市场供给出现紧张,影响到企业雇员的成本和可得性。
  
  一个经济增速最快的发达国家
  
  澳大利亚政府近期难以在经济政策上做出明显调整,在此背景下,中国企业投资澳大利亚的机遇主要来自澳大利亚经济和市场的需求。总体来看,中国对澳大利亚投资仍处于初级阶段,可以拓展的空间较大。
  
  中国企业对澳大利亚投资以直接投资为主,2016年中国直接投资占到澳大利亚吸收FDI的5%,高于中国占澳大利亚吸收各种直接投资的比重。这种投资结构反映了中国企业对澳大利亚投资的偏好,也在一定程度上展示出投资结构优化调整的方向。
  
  按照澳大利亚政府的观点,澳大利亚具备6项吸引外资的优势。一是经济保持连续26年增长,实际GDP预计在2017~2021年保持2.9%的年均增长率,将成为增速最快的发达经济体,且保持很低的政府债务水平;二是能矿、农业、金融、教育和旅游等五大产业具备全球竞争力;三是人力资源素质高,对国外学生吸引力强,文化和劳动力市场的多元性满足各种需求;四是地理位置具有优势,与亚洲、欧洲和美国贸易投资密切;五是营商环境良好,监管透明度高,宜居,吸引大量跨国公司;六是创新能力强、研发投入多,大学和科研机构全球领先。
  
  2018年,中澳双方政府将继续按照自贸协定实施降税,有助于降低涉及类别商品的关税成本,增强澳大利亚在相关领域的投资吸引力。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BA)、麦格理银行(Macquarie)的经济学家均对2018年澳大利亚经济增长保持乐观,预计就业增长继续保持强劲,无论是矿业还是非矿业投资将有复苏迹象。包括消费与基础建设在内的政府支出也将保持强劲。作为“坐在矿车上的国家”,澳大利亚受全球经济复苏的需求拉动明显,能矿价格上升、流入的矿业投资预计将保持增长。作为澳大利亚主要的贸易伙伴,美国与亚太地区经济发展动力的增强同样对澳大利亚经济增长带来较大的拉动。亚太地区对澳大利亚天然气等能源需求的上升、对农产品需求的持续增长,以及美国减税政策推动下经济再创周期高点,都将对澳大利亚经济发展带来利好。澳大利亚相对成熟且规模巨大的金融市场为各类金融资产提供更为多样化的选择,也有利于中国资本寻找更为多元的投资空间。
  
  一个需要理性拓展的国家
  
  2018年,中国企业应把握澳大利亚经济发展机遇,通过对澳大利亚投资在内的多种方式提升自身竞争力,同时避免各种不确定性带来的负面冲击和影响。
  
  紧密关注澳大利亚政策变化  应注意澳大利亚政府的表态和立法机构对可能影响投资的人员入境、并购审查和工作居留等各领域法律的调整过程。关注澳大利亚主要相关部门负责人变化对各类政策带来的影响,对于可能造成的冲击提前做好应对方案,避免政策突变造成的措手不及。
  
  重点参与澳大利亚地方合作  澳大利亚地方政府重视利用外资,在吸引外商参与地方经济发展、参与基础设施建设、创造就业机会等方面的意愿相对较为稳定,不易受到澳大利亚政治变动的负面影响。可加强与地方政府就投资合作进行沟通,在明确的地方权限范围内探索可能的合作领域,为企业的长期发展奠定基础。
  
  合理选择投资行业与路径  由于不同行业和类型的投资的生命周期有较大差异,需要企业在投资时注意选择。投资既要根据企业自身的发展优势和目标,又要充分考量中国和澳大利亚两国对投资行业的态度。2018年,澳大利亚房地产市场开始降温,能矿领域的投资虽可能受益于全球大宗商品市场复苏,但可能涉及资金规模较大、投资周期较长且会受到跨国巨头的影响。农业领域投资受土地政策、劳动力影响较大。服务业投资可能成为新的热点。企业需要合理设计投资路径,在寻求伙伴协同发展中更为开明。
  
  谨慎接触政治生态圈  2018年,澳大利亚对华焦虑预计仍不易得到明显缓解,各种政治力量在争夺影响力的同时将充分利用媒体煽动公众情绪。尽管企业的经济活动更多关注于市场供需,但与政治仍然难以做到完整切割,澳大利亚许多政治力量背后也代表着经济力量。企业需要与澳大利亚各方加强沟通,阐明自身意愿,减少误解,但在方式和方法上应更为谨慎,尽量避免授人以实,将正常的市场行为说成带有政治意图。对于缺乏相关经验的企业,可咨询澳大利亚当地专业咨询机构或参与行业协会,在获得良好发展的同时减少受负面政治宣传的影响。
  
  充分用好澳大利亚优势资源  企业赴澳大利亚投资,应综合考虑澳大利亚在资金、技术、创新能力、人力资源和经验等方面的优势,努力将这些优势与企业自身能力相结合,增强企业的全球竞争力。中澳之间互补性较强,可拓展的市场空间广泛。伴随中国参与全球治理的意愿与能力的增强,中澳在多元化发展等方面有众多共同理念。中国企业可探索通过赴澳大利亚投资为当地发展创造更大空间,帮助解决其经济社会发展的制约与瓶颈,改善中国形象,减少对华焦虑。
  
  (本文作者系商务部研究院美大所副所长、研究员)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