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莫悲伤

文/本刊记者 任永彬


  里奥 · 梅西用足球告诉我们:上帝爱阿根廷人;方济各教皇的当选向我们证实了:上帝是阿根廷人。如果说领土面积、自然资源和人口数量就是发展经济的底牌的话,阿根廷就属于那种拿到两个“王”和4个“2”的人。然而,自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100年以来,阿根廷愣是每次都把一手好牌打得奇臭无比:阿根廷是唯一一个由发达国家“进步”到发展中国家的国家。
  
  “如果你喜欢看《唐顿庄园》或者《Gone with the wind》,那你就会爱上阿根廷。”在阿根廷生活、工作了将近8年的中轻总公司美洲大区经理迟骏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这样告诉记者,“阿根廷就像是一个没落的种植园主:即使住在贫民窟,也要办一场音乐会。”



   
  你不了解的阿根廷
  
  在阿根廷首都“南美巴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五月广场上,人们坐在露天椅子上吃着三明治聊天,街头艺人的表演激起了一阵阵欢呼声,绿地上三五成群的人或躺或坐,晒太阳或聊天,人们的心情就像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天空一样,晴朗得很。
  
  “无论你在城市或乡村,即便你从未工作过,未缴纳过养老基金,一旦到65岁,就可以向政府提出申请获得一笔最低养老金,相当于最低退休金的80%。”迟骏说,“在上个世纪,美国电影里形容一个人很富有,就会说:‘他富得像一个阿根廷人’。”
  
  1908年,阿根廷成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人均收入与德国比肩;1910年,人均实际GDP超越法国和意大利,仅次于美国和英国;1914年,人均收入高于瑞典和瑞士,与德国、荷兰持平;1922年,人均外贸额排名世界第3位,仅次于荷兰和比利时;直到1950年,阿根廷的人均收入依然超过日本、德国和意大利;1974年,阿根廷的基尼系数为0.345,是拉美国家中社会公平方面最好和贫富差距最小的国家,那时的阿根廷人常常自夸阿根廷是“一个没有穷人的国家”;即使到20世纪90年代初,阿根廷还被视为新兴工业国家的代表,被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树立为“现代化样板”。
  
  以阿根廷独立日得名的“七九大道”,给人的感觉都是雄伟。世界三大歌剧院之一的科隆大剧院里硕大的大理石立柱和富丽堂皇的装修、水务公司外墙上美轮美奂的陶瓷饰品以及正义之宫门前的胡安 · 拉瓦列纪念碑,都是那个暴富时代的产物。
  
  “阿根廷别为我哭泣”
  
  19世纪,寡头垄断土地加剧贫富分化,使得以农业为经济主导的阿根廷摔下经济竞争力的排行榜。经济大萧条时期,民粹主义总统伊波利托 · 伊里戈延的应对措施是大力发展民族经济,工业开始得到发展。但阿根廷把农业部门那一套僵化的保守和寡头政治倾向照搬到了工业化上,阿根廷人沉溺于受政府法令和条例保护的舒适、安全的垄断事业,而不喜欢竞争残酷有风险的工业,导致初生的工业并没有任何实质的工业化动力。
  
  政治的混乱拖累经济的发展。军政府、民选政府轮流上台。政治的极度不稳定使得政府无暇顾及经济,高关税、高腐败、高福利以及高通胀一直持续。直到20世纪60年代,阿根廷的平均关税仍然高达84%,与此同时,西方各国之间的关税已经下降到个位数,结果导致19世纪末经济最开放的阿根廷,出口锐减到国民总收入的2%,成为鸡肋部门。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框架里,二战之后的欧洲、日本和澳大利亚都在迅速崛起——世界在日新月异的变化,而阿根廷却一直原地踏步,甚至在开历史倒车。
  
  由过度的货币扩张、缺乏节制的社会福利以及不堪回首的恶性通胀历史导致的恶性通货膨胀、巨额外债历史遗留问题以及财政赤字加剧,使得阿根廷经济进入了一个怪圈循环。
  
  每次阿根廷足球队失败的时候,球员都会唱起一首歌《阿根廷别为我哭泣》。这首歌为纪念阿根廷20世纪知名的第一夫人——贝隆夫人而作,却也唱出了阿根廷坎坷的心声,正如歌词那样:All through my wild days/My mad existence/I kept my promise/Don't keep your distance(即使当年任性堕落/我仍遵守承诺/请勿拒我于千里之外)。
  
  中阿经贸遭遇瓶颈
  
  阿根廷是距离中国最遥远的国家之一。2004年,中阿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双边关系进入全面发展的新阶段,贸易往来也进入了一段“蜜月期”:根据中方的统计数据,2004年,中阿之间的贸易额为41.07亿美元,到了2010年,贸易额增至219亿美元。2014年7月,中阿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然而近5年,中阿双边贸易额一直在150亿美元左右徘徊。
  
  根据中国贸促会发布的消息,阿根廷现已成为拉美地区对华发起反倾销调查数量最多的国家。阿根廷为何频向中企发难?迟骏认为,中国出口阿根廷主要以劳动密集型的工业制品为主,对此中国企业占有相对优势。如今阿根廷正在逐渐调整以农牧业为主导的产业结构,加快扶持国内制造业发展,因此对华实行反倾销制裁或旨在保护本国工业企业市场份额。在迟骏看来,阿根廷对华采取反倾销措施无法从根本上扭转贸易逆差。“两国产业结构具有很大互补性,贸易逆差正是产业结构差异的体现。随着中国市场越来越开放,阿根廷应该想办法开拓出更广阔的中国市场,或者加快推动产业结构升级,而不是单方面设置贸易壁垒。”迟骏说道。
  
  如何减小中阿贸易阻力?
  
  如今,面对世界经济政治局势的变幻,同为发展中大国,中国与阿根廷之间合作的重要性愈发凸显。产业结构差异及贸易逆差问题导致中阿贸易摩擦频发,迟骏表示,中国不应一味地以产品出口的方式进入阿根廷市场,可增加对阿根廷直接投资,以规避反倾销调查。通过深化互利合作,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减少贸易摩擦。
  
  双边贸易额下滑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共同的需求压力。”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岳云霞表示,“金融危机以来,阿根廷的经济出现下滑,近几年中国经济也转为中高速增长。经济增速下降带来的总需求下降势必会影响进口需求。”除了需求方面的原因之外,价格方面的影响也不容忽视。岳云霞指出:“近几年,初级产品价格特别是原油价格整体呈下降趋势,阿根廷主要出口的初级产品价格下降,也使得贸易额出现了下滑。”两国间不断激化的贸易摩擦就印证了这一点。
  
  另外,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中国与阿根廷均处在经济转型阶段,因此两国的产业结构存在竞争关系。阿根廷前任总统克里斯蒂娜任职期间的贸易政策就有着进口替代的倾向。”岳云霞强调。
  
  迷雾之中也有希望
  
  2015年11月,毛里西奥 · 马克里当选阿根廷总统。商人出身的马克里推行的是市场经济,削减补贴、减少财政赤字、降低通胀、吸引投资,贸易管制措施逐步减少,受到了企业界人士的欢迎。
  
  短期来看,历史机遇的大门也已经打开。特朗普上台后实行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冲击到了阿根廷。“美国先是退出了TPP,接着又停止从阿根廷进口柠檬90天,释放出了贸易保护的信号。”迟骏表示,“阿根廷现在应该会考虑转向欧盟、亚洲等市场,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机会。”从长期来看,美国政府会逐渐回归理性,阿根廷政府也会重新调整东西方关系,中阿之间的长期合作还是取决于双方的利益和需求。
  
  据阿根廷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7年阿中双边贸易额为169.22亿美元,同比增长11.6%;阿自我进口123.29亿美元,同比增长17.5%;阿对我出口45.93亿美元,同比下降1.6%。中国为阿根廷第二大逆差来源国。“阿根廷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很大,这也激化了两国间的贸易摩擦。”迟骏分析道,“随着中国中产阶层的崛起,对阿根廷的奶制品、牛肉等农产品的需求会增加。中国可以派出采购团,更多地从阿根廷进口我们需要的农产品或者其他附加值比较高的产品。”
  
  G20峰会承载厚望
  
  从2017年12月1日起,阿根廷正式开始轮值二十国集团(G20)主席国。2018年G20峰会将于11月30日~12月1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研究员谢文泽指出,阿根廷对G20峰会寄予厚望,希望借此机会提升国际金融市场对阿根廷的信心,这几乎成了全阿根廷的共识。
  
  从2017年起,阿根廷经济呈现稳固复苏态势。马克里上台以来大力推进市场化经济改革,先后实施了汇率并轨、取消外汇和进口管制等措施,使阿根廷比索在经历短暂波动后回复稳定。马克里执政后基本稳定了阿根廷国内政治形势,社会治安大为改善,为经济发展营造了较好的环境。因此,国际社会总体上还是比较看好G20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齐聚世界经济大国的目光将给阿根廷带来许多生机。
  
  玛格丽特 · 米切尔的《Gone with the wind》中,斯嘉丽的父亲杰拉尔德 · 奥哈拉从爱尔兰移民佐治亚州时身无分文,靠赌博赢得了塔拉庄园的所有权,于是就开始在这块红色的土地上创业,编织着他的美国梦,直到南北战争把这个梦粉碎。作者有这样一段描述:“埃伦一死,把杰拉尔德赖以生存的动力也带走了,于是他那种近乎狂妄的自信、鲁莽和不知疲倦的劲头也随之消失了。杰拉尔德 · 奥哈拉一生风风火火的连台好戏就是演给埃伦看的。现在幕已永远落下,灯光变得暗淡,突然没了观众,而这位茫然不知所措的老演员仍留在空荡荡的舞台上,等着别人的提示。”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