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城市——大马士革

文/本刊记者 任永彬


  巨大的爆炸声震荡在倭马亚的上空,静止千年的尘土与灰烬四散,拜拉达河倒映着伊斯兰的千塔,雷电击碎羊皮纸,导弹轨迹照亮绿色的宣礼塔,同时,浓烟从“天国里的城市”——大马士革周边升起。叙利亚说,这是“来自美国、法国和英国的侵略”。



   
  围观迦南地
  
  1326年,阿拉伯旅行家伊本 · 拔图塔说:“没有文字可以形容该城的妩媚,大马士革以芬芳的草花打扮自己,四周是花园,如月亮周围有光晕。”
  
  阿拉伯古书中有这样一段话:“人间若有天堂,大马士革必在其中;天堂若在天空,大马士革必与之齐名”。大马士革得名来自于阿拉米语Dar Mesheq,意为“被灌溉的土地”。远古时代的大马士革就因大片的麦田、果园与菜地而闻名于世。
  
  沿着拜拉达河穿行在大马士革城区的新、旧之间,矗立在古城直街的倭马亚大清真寺、中世纪的凯桑门、阿拔斯王朝的阿兹姆宫以及距今已有千年的古城堡,无不张扬着这座历史名城的骄傲。在卡辛山半坡,新城宽阔的街道、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以及大马士革闻名于世的芬芳鲜艳的玫瑰掩映其中,那是古巴比伦空中花园的余晖。
  
  也正因为如此,大马士革一直都是“新月之地”的是非之地。中东作为三洲五海之地,有着众多的地缘板块,而其核心地带乃是新月沃地。伊拉克和叙利亚分别位于新月沃地的东西两段,古代统治新月沃地的国家往往选择两者之一作为自己的首都,即巴格达和大马士革。宗教、地理、经济以及政治问题纠缠在一起,大马士革注定是中东列强的拉锯之地。
  
  最早是居住于古代阿拉伯半岛的北方闪族人在这里建立了王国;公元前333年,马其顿王国国王亚历山大大帝打败了波斯帝国,从波斯人手中夺走了这座城市;公元前64年,庞培的罗马军团入侵大马士革,基督教从此进入这里;到了公元661年,阿拉伯倭马亚王朝在此定都,使这里成为强大帝国的中心,连接土耳其、黎巴嫩和约旦的贸易枢纽;1187年,阿拉伯的民族英雄萨拉丁率领军队由这里出征,打败了十字军团;到公元16世纪以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开始其长达400年之久的统治。数千年来,大马士革可谓几度兴衰。
  
  城春草木深
  
  “玫瑰先生躲在老街小巷的拐角, 向店主讨要一份自己血肉的花糕。”2011年年初,叙利亚内战——“阿拉伯之春”全面爆发。同年5月,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下令对包括叙总统巴沙尔 · 阿萨德在内的7名叙政府高官实施制裁。西方大国的打压不断加剧,叙利亚的生存状况不断恶化,外有西方大国的打压,内有反政府武装和“伊斯兰国”的不断壮大,叙利亚政府军的力量急剧收缩,“伊斯兰国”一度占领大马士革的郊区。当西方国家将矛头一致指向叙利亚,企图将颠覆伊拉克和利比亚的剧本再一次在叙利亚上演的时候,巴沙尔——这位个头高瘦的叙利亚总统不得不上赌桌,但他不是棋手,也不是棋子。“一等国家下棋,二等国家当棋子,三等国家做棋盘”,叙利亚是“人肉棋盘”。
  
  站在卡辛山上眺望,一边是大马士革老城落日的余晖,一边是对新城明日的期望。昨日的辉煌与今日的哀伤就像两条追逝的平行线,曾经的“人间天堂”已难觅踪迹,我们看到的是承受着战乱苦难的百姓在这片曾经美丽的土地上的挣扎。在域内外各种力量的博弈之下,付出惨重代价、遭受最大苦难的是普通百姓,对于他们而言,每一天太阳的升起,既是希望也是煎熬。500万难民!叙利亚只有不到2000万人口,已超过500万叙利亚难民逃离家园,更多的人因家园被毁,不得不背井离乡。更严重的是,300多万儿童在战火中出生。有人生于战乱,死于战乱。
  
  当炮弹袭来,即便有励志的拦截导弹,即便有贾法里字字泣血的争辩,也无法阻挡家园破碎。大马士革创造了辉煌而悠久的历史,但历史却不曾因它创造历史而心慈手软。
  
  不相通的悲欢
  
  经过7年的缠斗,2017年叙利亚开始迎来“抚平伤口”的一年。自2016年年末阿勒颇战役失败以来,武装反对派势力大幅减弱,由伊朗盟友、真主党和俄罗斯支持的叙利亚政府军队重新控制了广大地区,最终将反对派控制地区变为“孤岛”。同时,联合国安理会在2018年2月24日一致通过了要求叙利亚全境连续停火至少30天的2401号决议。大马士革迎来了少有的平静。
  
  但平静总是短暂的。叙利亚当地时间2018年4月14日凌晨,美国联合英国和法国对大马士革发起军事行动,作为Q · J叙东古塔地区发生“化学武器袭击”的回应。
  
  美国传播学领域的“灯塔”威尔伯 · 施拉姆(W·Schramm)曾说过:“这个世界非黑即白。”他最重要的理论贡献,是对“威权式”和“苏联集权式”两种媒介系统的区分。显然,特朗普也是这一理论的追随者。然而,即使是施拉姆最热心的拥护者也承认,施拉姆的作品有两大特点:一是“几乎都用‘好人’和‘坏人’来解释大众传播行为”;二是“带有一丝接近于种族中心主义”。这种研究取向之所以缺乏科学严肃性,不仅因为其服务于政治目的,更是因为它为那些超级腐败和残忍政府的存在提供了一个民主的、理性的说辞,即它们是对抗传说中集权威胁的有效手段。特朗普政府此次对大马士革军事打击,正是对叙利亚局势发展的现实主义考量,美国不愿看到巴沙尔政府扩大战果并巩固自己的地位。
  
  古驿站的春天
  
  在大马士革古的哈马迪市场旁边,有一座四合院式木石结构的房屋,是古代“丝绸驿站”的遗迹。由于新月沃地特殊的形状以及中间脆弱的连接,两者面向不同的世界——伊朗高原和东地中海。作为西端枢纽,叙利亚成为连接东地中海、小亚细亚、埃及、阿拉伯半岛、两河流域的枢纽,大马士革自古就是重要的贸易中转站。
  
  中国是叙利亚危机前最大的贸易伙伴,占叙利亚对外贸易总额的80%。叙利亚驻华大使伊马德 · 穆斯塔法表示,由于叙利亚缺少和西方国家之间的贸易关系,中国对叙利亚的作用变得更加重要,并继续增强。叙利亚从中国进口发电机、建材、家具和工业设备等产品。据商务部驻叙利亚使馆经商处崔彬参赞介绍,此前,中国品牌汽车重新在叙利亚组装下线,10余家当地企业积极报名参加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这反映了中叙共建“一带一路”的稳步推进,体现了中叙经贸合作的互利共赢。
  
  叙利亚是农业国,工业基础相对薄弱,经济体制为计划经济,国有经济占主导地位,国家对进出口贸易有着很强的控制力。近年来,巴沙尔政府积极鼓励出口,简化进出口手续,部分调整汇率和关税,不断加大私营经济和公私合营企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例。2017年以来,伴随着叙利亚局势越来越明朗,巴沙尔政府向世人传递出了“叙利亚人生活正在恢复”的信号,其中包括时隔6年再次举办的大马士革国际博览会。
  
  美国发起的这场“倒春寒”,使大马士革再度蒙上了悲情主义的色彩,正如巴沙尔曾说过的那样:“叙利亚已进入恢复经济阶段,而这一过程将是缓慢而坚定的。”
  
  难言的胜利
  
  位于大马士革南郊的耶尔穆克难民营曾生活着100多万巴勒斯坦人,如今以热情好客著称的叙利亚成了全球最大的难民输出国,受多年动乱所累,叙利亚的人道主义危机异常严峻。崔彬表示,自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中国政府一直积极向其提供各类人道主义援助,积极支持其战后重建和经济发展。身处中国经济外交工作一线的经贸工作者们,他们不畏艰苦,恪尽职守,扎实工作,履职尽责。无论是人道援助协议的商签还是人道物资的交接,无论是中国产品更多进入当地百姓的生活,还是中叙贸易规模的不断扩大,无论是中国企业和产品来叙利亚参展,还是叙利亚企业家代表团成功访华,都有他们不懈的努力和付出。当一箱箱人道物资运抵时,印入脑海的是叙利亚民众对中国纷纷竖起的大拇指,亦是对中国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真实诠释。
  
  2016年,巴沙尔曾表示过:“战争输或赢不是最重要的,最终是夺回还是失去你的祖国,这是叙利亚的存亡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你无暇顾及自己的痛苦,你能做的只有战斗,只有抵抗。”
  
  如今,大国博弈仍在继续,战斗远远没有结束,叙利亚人只能拼死去换回昔日的民族尊严和国家前途。当叙利亚人付出了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惨重代价后,这场战争对他们来说,却难言胜利。
  
  拜拉达河横亘在“悲情城市”大马士革的古城和新城之间,静静地流淌,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