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翼飞控:植保无人机的数据安全观

文/本刊记者 王素 黄帅


  身为农业大国,我国每年需要大量的农业植保作业,但每年农药中毒人数有10万之众,致死率约20%。农药残留和污染造成的病死人数至今尚无官方统计,想必更是一个惊人数字。植保无人机的诞生——通过地面遥控或导航飞控实现喷洒作业——降低了农民生命风险,同时提高了农业生产效率。
  
  南京傲翼飞控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傲翼飞控”)是一家拥有全球独创飞控算法的无人机企业,创始人王伟曾受邀并主导了日本福岛核电站勘测项目,在日本科技圈拥有极高的赞誉。在无人机洗牌的激烈竞争下,这家公司打造出了植保无人机领域的爆款——6千克小载重植保无人机S-6,并在还未正式发布的时候就已签订来自国内国外总数超过800架的订单,紧随其后的是下一轮的千万融资。
  
  这样一个拥有堪称无人机“小脑”——飞控技术的企业,在无人机日益精进、不断追求智能化的趋势下,如何处理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这一越来越引起全球关注的问题呢?



   
  收集数据为了更好地服务客户
  
  早在1990年,日本山叶公司就推出了世界上第一架用于喷洒农药的无人机。直到2016年,我国植保无人机才开始陆续被应用。相比日本,我国的植保无人机处在“婴儿阶段”。或许正是发展水平所致,我国无人机厂商迫切需要采集和分析大量的飞行数据,以便改进无人机的飞行水平,达到更佳的飞行效果。
  
  对此,王伟直言不讳。他表示,目前国内无论是植保无人机、气象无人机,还是航拍无人机,厂家一般都会采集数据。但是,厂商们的出发点多是为了如何更好地服务客户。比如,收集植保无人机的飞行数据,用以分析飞防大队如何喷洒农药能达到更佳效果。
  
  王伟进一步分析称,在消费级无人机领域,几乎好一点的厂商都会采集飞行遥测数据。比如,从哪里起飞,飞多高、飞多远,以及飞行路径。这也是出于安全考虑。消费级无人机主要涉及航拍无人机,其最主要的安全问题在于使用者自身的信息安全意识缺乏,其次是用户可能涉及第三方的信息安全,造成违反公共安全或侵犯隐私的危害。而厂商通过收集数据,能适时制止这些违规飞行。
  
  工业级无人机的数据,则是厂商采集得最多的。“我们需要知道什么样的飞行轨迹、飞行方式,能够更好地完成农药喷洒。”王伟表示:“当然,在一开始把无人机提供给客户时,傲翼飞控会告知客户它们的飞行数据将被采集。如果客户觉得被监控,我们采取的方案是,把后台通信模块拆下来。国内目前针对无人机的飞控法规,还没有强制性要求提供监控数据,而采取的是双方自由的态度。如果客户需要自己的飞行数据,我们也可以免费提供。”
  
  对于如何处理无人机飞行数据的问题,先行者日本采取的态度就比较保守。王伟告诉本刊记者,他曾参与日本福岛核电站无人机内部调查国家重大项目,并担任控制系统设计组的主要负责人。小组研发的无人机成功获取了宝贵的事故现场信息。但日本政府不希望无人机研发小组采集数据,因此所设计无人机的数据接口是关闭的。
  
  植保无人机的数据价值
  
  一般而言,植保无人机产业链分为三个层次:上游为如傲翼飞控这样的研发制造企业,中游是飞防大队运营商,下游是辅助保障服务商。市场认为,无人机的真正购买者和使用者,正是中游专业的飞防大队。它们负责使用植保无人机进行飞行作业,直接面向农业种植用户,提供大田作物、经济作物、果木和草场等农业施药,因此,非常渴望利用同行在同一区域采集的飞行数据提高作业能力。
  
  对于客户提出的“数据共享”需求,王伟回应,傲翼飞控目前采取的是“A方采集的数据绝不提供给B方”的做法。有需求亦意味着有市场。王伟称,未来可能经过客户同意后,考虑建立一个共享数据平台,这样既可减少不同飞防大队对同一块田地施药时的工作强度,同时也让多方获益。
  
  当然,就数据性质而言,目前飞防大队收集的是有关飞行操作的数据,而有关农作物状态的数据,因目前国内无人机没有搭载其他传感器而不涉及。据悉,植保无人机搭载相关检测设备,便可以对农田土壤湿度、病虫害情况进行检测。例如,搭载可见光——近红外光设备作为检测手段,可以完成土壤湿度的合理化监测;搭载光谱分析仪,可用来侦查农田、果园中病虫害,甚至预计未来农作物市场供求。据王伟介绍,日本已经应用植保无人机的农作物监测功能服务农户。“这些对于国内市场而言,目前成本还很高,超过了我们一架无人机的成本。”王伟坦言。尽管植保无人机服务拓展后所掌握的巡检数据和农药喷洒数据可汇总成农作物生产全周期的数据,为真正意义上的食品安全可追溯创造条件,但无疑也把无人机数据保护难度升级了。
  
  另外,可怕的黑客是智能化无人机信息安全的头号天敌,即便是无人机领域的“头号选手”大疆亦遭遇黑手。傲翼飞控的无人机操控系统没有设置远程控制接口。王伟对此解释,“既然目前没有100%的能力防止黑客入侵,我们的策略是即使对方侵入了我们系统,最多只能偷走数据,但不能劫持飞机。”他表示,傲翼飞控也在考虑跟某些适合的企业合作,加固网络安全。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早年留学千叶大学,王伟师从“日本无人机第一人”野波健藏教授。回国后,他创办了南京傲翼飞控,所研发的飞控系统一直供应给无人机领域的领导者、植保无人机第一大国日本。为了进一步验证飞控性能,傲翼飞控同时开发了无人机整机项目。目前,这些无人机在东南亚、日本吸引了不少订单。但王伟略有遗憾地表示,目前国内的植保无人机在日本还没有大面积推广。
  
  “我们的植保无人机飞得很不错,但实际喷洒作业的效果还不好。因为许多无人机公司不懂农业和农药,更不可能知道如何做才能够更好地达到喷洒效果。他们只是懂飞。”王伟无奈地说。王伟与日本市场打交道多年,深谙中日差距。业界也有人尖锐地指出,专用农药研发和喷洒技术规范是阻碍我国当前植保无人机发展的障碍之一。
  
  “目前在植保市场,国内的无人机还只是一个婴幼儿,还在学习如何走路。我们需要向日本这个‘老人’学习,完善无人机作业,才能更好地让无人机在植保领域从婴幼儿长成小学生,变成高中生、大学生,最后完成超越。”王伟满怀期待地说道。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