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液化天然气贸易前景展望

文/刘畅


  近年来,我国天然气消费量不断增加, 天然气进口也成为满足消费的必要方式。2017年,我国进口天然气创下历史新高,达6857万吨,同比大增26.9%。天然气因为具有洁净、低排放等优势,还将在我国能源消费结构中占重要比重,而液化天然气(以下简称“LNG”)相对于管道天然气具有特定优势,因而未来一段时间,我国对LNG的进口需求也将进一步扩大。
  
  随着“页岩气革命”的爆发,美国天然气产量大增,使其由LNG进口国转而成为出口国。美国扩大天然气出口的战略与我国扩大进口的长期战略相互契合;扩大自美国进口LNG有利于丰富我国进口来源,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并从一定程度上平衡中美贸易。总体看来,中美LNG贸易大有可为,但机遇与挑战并存。



   
  我国LNG产业:供应不足
  
  我国天然气远景储量虽多,却大部分没有探明,开采成本也较高。根据最新一轮油气资源评价和全国油气资源动态评价统计,我国天然气地质资源量为90.3亿立方米,可采资源量为50.1万亿立方米,探明率仅14%,尚处于勘探早期。虽然勘探市场被长期垄断,但三大石化巨头开采能力有限,天然气明显供应不足。
  
  天然气进口及自美国进口LNG情况
  
  2017年,我国超过韩国成为第二大天然气进口大国,管道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进口量达6857万吨,较上年增长26.9%,其中LNG进口3789万吨,同比增长48.4%。澳大利亚、卡塔尔和马来西亚是我国三大LNG供应国,其中自澳大利亚进口量约为1728万吨;美国位列第6位,自美国进口量为151万吨,约为自澳大利亚进口量的8.7%。
  
  2016年8月,我国首个LNG接收站——中海石油气电集团广东大鹏接收站迎来一艘来自美国Sabine Pass LNG的货轮,这是美国放开天然气出口禁令后出口到亚洲的第一船LNG。尽管我国是仅次于墨西哥、韩国的美国LNG第三大出口市场,但我国一直在购买现货,而非长期合同。
  
  2018年2月,我国石油天然气集团与美国切尼尔能源公司签署了一份为期25年的长期合同,美国每年销售120万吨LNG,部分交付将于2018年开始。这一方面意味着第一份长期合同的诞生,另一方面,也昭示着中美LNG贸易正在兴起,充满机遇。
  
  LNG基础设施
  
  接收站方面,截至2017年年底,我国已建成LNG接收站17座,分布在沿海11个省市。其中,14座为中海油、中石化和中石油所建;竣工和正在建设中的接收站有9座(中海油、中石化5座);核准申请和筹划筹建的有30余座,民营企业占比相应提高。截至2015年,我国天然气干线管道的总长度为6.4万千米。
  
  LNG定价
  
  我国的LNG贸易定价与日本、韩国相同,均为日本原油综合指数JCC模式。该模式源于日本,由于日本当年引进LNG主要是为了替代原油发电,因此在长期合同中采用了与日本进口原油加权平均价格(JCC)挂钩的定价公式。虽然这一定价方式已不再契合日本和亚太其他国家的市场现状,但目前尚无供需双方都能接受的其他方式。
  
  美国LNG产业:出口能力爆发
  
  美国天然气储量丰富,液化、储气和管线等基础设施完备,价格平稳,市场化运作成熟。预计至2019年,美国出口能力将从当前的1350万吨/年增至6600万吨/年。2016年2月~2018年4月,切尼尔公司共发货LNG3810亿立方英尺(约合107.8亿立方米),其中2017年前4个月出口量达1976亿立方英尺(约合55.9亿立方米)。美国LNG出口商现已签订每年8000余万吨的LNG供应合同。美国本土德克萨斯州、路易斯安那州、佛罗里达州、乔治亚州和马里兰州等地多个液化天然气出口项目已获得该国能源部批准,建成后, LNG产能每年将达1.44 亿吨。
  
  国家规管体制
  
  美国负责液化天然气管理的主要政府部门为美国能源部(DOE)、联邦能源管理委员会(FERC)、海事管理局(MARAD)和海岸警卫队(USGC)。DOE负责对LNG的监管、制定相关政策,授权天然气进出口的形式(管道气、船舶车辆运输LNG),监管对自由贸易协定(FTA)和非自由贸易国家(non-FTA)的LNG出口;FERC负责授权近海(3英里之内,约4.8千米)LNG生产厂及管线的施工与运营,对项目在环境(环境影响评估)、运营和安全方面的影响进行综合分析,管理所有LNG项目申请的多方审批过程,天然气州际运输的费率、条款和条件,对美国液化天然气交易情况的实时监管等;MARAD和USGC负责离岸(3英里之外,约4.8千米)LNG项目。
  
  向与美国签有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出口LNG可获DOE自动批准(6~8个月);向非自由贸易国家出口,DOE在FERC对出口设施审批过程完备后,特别是考虑对公共利益的影响后才签发批准。美国对我国出口的项目属于对非自由贸易国家的审批模式。美国政府层面对于对华出口LNG持较为积极的态度,虽然对华出口并未有单独限制措施,但由于对non-FTA国家出口审批流程较长,中国企业应当特别注意甄别项目的审批进度,尽量选择已得到最终投资决定(FID)或已获得FERC批准的项目,避免签订合约但美方因为审批流程而延误交付。
  
  出口项目与出口能力
  
  根据FERC统计,截至2018年1月,美国有52个LNG出口终端项目,其中获得FID的有9个,已经获批的有7个,正式申请中的17个,准备申请的有4个,还未向FERC审批的有15个。已获批但尚未兴建的原因主要是未获得足够融资,而能否获得融资主要取决于是否已有买家的长约在手。
  
  上述已有或申请项目大多集中在墨西哥湾,其主要原因包括:第一,该区域已有大量管线设施;第二,地理位置便于出口航运;第三,美国路易斯安州、德克萨斯州的政府和民众对待LNG项目的支持程度远大于东西海岸各州。
  
  从储量角度来看,丰富的页岩气供给是北美天然气价格稳定的主要因素。根据美国能源情报署(EIA)发布的《2017年度能源展望》预计,美国天然气产量将在2020年达到30.5万亿立方英尺,2030年达到34.6万亿立方英尺(约0.98万亿立方米),其中页岩气占比不断增长,2040年将达到约2/3。EIA预测,未来美国LNG年出口量将达到2.9万亿立方英尺(约0.08万亿立方米),2030年达到4.1万亿立方英尺(约0.12万亿立方米)。
  
  商业模式与交易价格
  
  商业模式  北美液化天然气项目通常有三种模式,即整合模式、商务模式和加工模式。整合模式是指LNG生产商既拥有上游设备也拥有原料气,向市场销售LNG;商务模式主要指拥有液化设施的项目公司从第三方购买天然气,之后向市场销售;加工模式又称来料加工模式,液化天然气厂不拥有原料气和产出的LNG, 只提供液化和加工服务。对墨西哥湾附近的项目,第二种商务模式较为适宜,因为该地区气源充足、设施已较为完备,无须过多考虑上游诸事。但除了切尼尔是这种模式,大多数美国公司都是加工模式。
  
  由于建造液化设施的成本高、周期长,美国LNG出口项目虽有长约、中约和短约的买家组合,但主要还是倾向寻找长期合约的买家(20年及以上)。
  
  交易价格  美国天然气交易价格以亨利港期货价格(Henry Hub)为基准,由市场决定,政府行使监管功能。计算公式为:价格=亨利港价格*1.15+固定费用+LNG海运运费。根据EIA的预测,2017~2030年,亨利港价格将比WTI原油价格增长平缓。美国地质学家曾预测,美国天然气可继续供应100年,出口LNG不会对美国本土产生存量和价格方面的影响。
  
  综上,对于我国企业来说,在选择LNG出口商时,应明确了解企业项目的审批进展、融资情况,同时应当选择适宜的合同周期和商业模式。
  
  中美LNG贸易:前景看好,挑战不小
  
  长期看,中美天然气贸易前景可期,但也存在一定的挑战。
  
  美国天然气储量丰富,液化设施完备,但目前可形成产能、直接出口的项目还比较少  目前,美国出口项目还只有切尼尔能源的Sabine Pass,其他大多项目仍处于获得审批阶段。按照项目周期测算,目前获批的项目要在2022年左右才能实际出口。另外,美国出口商倾向于签订长期合约,对于我国来说,难于采购现货或用作季节调节。
  
  美国LNG价格平稳,可作为我国企业合同量的构成部分,但同时价格缺乏弹性,企业需自身承受季节价格波动带来的影响  一方面是售价成本:北美的LNG价格不与原油挂钩,以亨利港为基数,波动小,长期增幅稳定。但由于LNG购买合同往往是长约,这就意味着一次签订20年或以上的合约价格,我国企业进口后无法与国内市场、季节性需求性因素挂钩。另一方面是运输成本,美国LNG在运输成本方面并无突出优势。例如,中海油大鹏接收站第一船的美国LNG用时32天,且经由扩宽后的巴拿马运河;而相对来说,马来西亚的LNG只需7天即可运到,澳大利亚LNG12天左右就可运到,卡塔尔的LNG需要15天左右。巴拿马运河在最初建造时主要为集装箱船通航设计,大型LNG船无法通过,后航道经过拓宽,已可通行LNG船,但通行量仍有限,每天最多3船,并且还需提前预约,取消预约则需缴纳3万美金/每船。尽管巴拿马方面已经承诺继续设法扩大通航能力,但这仍对企业决策产生一定的影响。
  
  国内民营企业迫切希望扩大进口的愿望与接收站、管线等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的矛盾日益突出  我国国内LNG接收站、储气和管线等基础设施尚不够完备,这限制了我国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自美国进口LNG的积极性。美国企业通常希望签署大单或获得大规模融资,对小项目兴趣不足,中方省级企业和民营企业若想大规模进口,还需加强国内基础设施建设。由于在接收到LNG后,需要进行再气化、储气和管线运输,对相关配套基础设施要求很高,而与此相关的建设成本也很高,所以,目前基本只有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等具备实力建造相关设施。
  
  我国管线方面的基础设施也较为落后,难以满足市场对天然气输配的要求。一方面管线长度远不能满足供气需求。截至2015年,我国天然气表现消费量达到1931亿立方米,干线管道的总长度仅为6.4万千米。而根据美国天然气工业的发展经验,当消费量为1300亿立方米时,管道长度为17.5万千米才能满足供气需求。另一方面,我国天然气管道尚未连成网络,现有几条管道均是独立运行,管道没有覆盖到偏远农村和中小城市。
  
  (作者单位: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