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融入亚洲的“远”与“近”

文/本刊记者 任永彬


  澳大利亚在地理上临近亚洲,但其文化、政治、社会以及经济根基却属于西方,以英国和美国为中心的对外政策在其外交政策发展史中曾长期处于主导地位。二战后,英国推行“回归欧洲”的海外战略收缩政策,以及深陷越南战争泥潭的美国出台“尼克松主义”关于减少对盟友安全保障的现实,让澳大利亚开始审视自己的周边环境和对外政策。



   
  它离亚洲很“近”
  
  20世纪80~90年代,澳大利亚曾热情提倡融入亚洲,热切希望获得亚洲国家身份,而并不仅仅满足于提升与亚洲国家的经贸联系,获得亚洲市场。1989年,在澳大利亚时任总理霍克的大力倡导下,亚太经合组织(APEC)在堪培拉正式成立,澳大利亚融入亚洲达到新高度。1993年,时任总理保罗·基廷宣布:澳大利亚不再作为“(大英)帝国的一个分部”,需要“全面融入亚洲”。
  
  澳大利亚前任外交部长亚历山大·唐纳曾说过:“澳洲的未来在亚洲。”澳大利亚已经清醒认识到:21世纪将是亚洲的世纪,澳大利亚的未来取决于亚洲。
  
  亚洲对于澳大利亚的吸引力不仅在于它快速发展的经济,还在于它拥有规模空前的市场潜力。
  
  2017年,澳大利亚出口市场的前10位有7个来自于亚洲,尤其是东北亚地区,其中,中国占有近30%的份额(不含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远超居于第2位的日本(12%)和第3位的韩国(6.1%),而美国仅占澳大利亚出口总额的5.6%,英国只占3.4%。数据显示:东亚已成为澳大利亚出口日益重要的目的地。随着中国从“世界工厂”向消费市场转变,中国对于澳大利亚来说会是一个规模巨大、增长迅速、但具有挑战性的消费市场。
  
  近年来,澳大利亚融入亚洲的热情有所消退,一些国内外学者认为澳大利亚融入亚洲具有口号性、姿态性色彩。虽然澳大利亚对获得亚洲国家身份意兴阑珊,但在经济层面对融入亚洲、加入亚洲市场以及自贸区建设兴趣不减。澳大利亚融入亚洲已经呈现出新的特征,对多边合作的热忱下降,转而表现为与亚洲大国如中国、日本和印度尼西亚的双边关系不断提升,与政治外交关系发展缓慢、时而尴尬相比,经贸合作是澳大利亚融入亚洲中最积极、最具价值的一部分。
  
  如果从经贸投资、政治交往层面来看,澳大利亚已经前所未有地融入亚洲。但是,在身份认同领域,澳大利亚面临着来自自身和亚洲国家两方面的巨大掣肘,成果乏善可陈,甚至有些名不副实。
  
  它离亚洲很“远”
  
  澳大利亚“印太”构想的提出,显示了其亚洲政策基调从“融入”到“摇摆”的转变。由于过去澳大利亚融入亚洲的两大支柱东盟和APEC都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发展困境,这导致澳大利亚融入亚洲的努力陷入窘境。澳大利亚被迫寻求外交突破,寻找战略增长点。虽然在政策声明上,澳大利亚仍然将融入亚洲的政策作为外交第一要务来对待,但在实践中,澳大利亚融入亚洲始终不是目标,而只是手段,融入亚洲是出于自身的利益考量。
  
  澳大利亚融入亚洲并不是要成为亚洲的一部分或是亚洲国家,也不是要“脱欧入亚”,而是与亚洲近邻发展密切关系,以此来巩固澳大利亚在亚太地区的地位、捍卫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澳大利亚已经表明:融入亚洲实质上是希望深入介入亚洲地区事务,尽可能地提升对东亚事务的话语权,将亚洲作为拓展外交空间的重要地区,充分挖掘并占领亚洲市场,尽可能地得到亚洲国家的承认和接受,减少来自亚洲的安全威胁。
  
  客观上,澳大利亚不可能真正成为亚洲国家。诚如澳大利亚前总理保罗·基廷所说:“正如我们不能成为、也不愿成为欧洲、北美或非洲国家一样,澳大利亚不是、也永远不会成为一个亚洲国家。我们只能是澳大利亚人,而且只能作为澳大利亚与我们的朋友和邻国开展关系。”
  
  澳大利亚国徽上面,左边是一只袋鼠,右边是一只鸸鹋,这两种为澳大利亚所特有的动物的生活习性是:只会向前走,不轻易后退。所以,对于这个永远迈步向前的国家来说,它可以在不获得亚洲国家身份的前提下融入亚洲,融入亚洲也并不必然意味着放弃西方文明属性、获得亚洲国家身份。
  
  “远近”之间,它很尴尬
  
  澳大利亚与亚洲各国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资源禀赋不同,存在着高度的互补性。澳大利亚作为资源大国和资本主义工业国,拥有亚洲国家急需的原材料、能源、资金和技术,而亚洲国家拥有澳大利亚所不具备的低廉的劳动力和庞大的市场,澳大利亚与亚洲国家的贸易可以说是“天作之合”。
  
  澳大利亚经济已经保持了近27年的不衰退,在此背后,中国市场功不可没。每年,澳大利亚近1/3的出口商品被销往中国,从铁矿石、铜,到牛奶、葡萄酒,中国市场的旺盛需求使拥有丰富资源的澳大利亚获益匪浅。但澳大利亚无法摆脱不断升级的中美“贸易战”的影响。继2018年9月17日美国宣布再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10%的关税后,澳大利亚又引发了新一轮的市场焦虑。
  
  “‘中国出了问题’,是澳大利亚面临的最大经济风险之一。”澳大利亚央行行长曾公开警告称。目前,澳大利亚经济面临的担忧在不断加剧。自2018年1月底以来,澳元对美元已经贬值了近10%。分析人士认为,部分原因是因为担忧不断升级的贸易战将导致全球经济增长放慢,各国将减少对澳大利亚商品的需求。由于不敢在“贸易战”中选边站,得罪美国或中国,澳大利亚政府处境艰难,必须两面讨好。虽然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额是对美国出口额的6倍,但美国公司与资金是澳大利亚经济的重要外资来源,远多于来自中国的投资。
  
  澳大利亚经济面临的另一个风险,是不断升级的贸易争端将促使越来越多国家可能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澳大利亚是一个小型、开放的经济体,非常容易受到宏观环境的影响,因此,任何阻碍全球贸易的事情都对其不利。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