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2025”,会变成现实吗?

  2018年8月,澳大利亚禁止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参与其国内5G网络建设,理由是“可能受到外国政府违反澳大利亚法律的法外指示”。结论很清楚:澳大利亚不希望把数字未来的钥匙交给那些可能对政府妥协的公司。
  
  5G被视为将为无人驾驶汽车和智能城市的未来提供动力的钢轨。它是中国数字化和制造业基地转型升级的核心技术之一,也是“中国制造2025”的一项倡议。
  
  澳大利亚的行动也将影响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中兴通讯(ZTE)。中兴将被禁止通过澳大利亚运营商销售移动设备,这是中兴深陷可怕时期的新低点。2018年早些时候,由于受到美国制裁,中兴陷入瘫痪。
  
  在更广泛的背景下,这些举措象征着“中国崛起”遭遇了诸多因素的抵制。
  
  中国产业升级总体计划的另一个基石是“一带一路”倡议,但因其对大量基础设施贷款的承受力而受到越来越多的批评。
  
  与此同时,这一切的“震中”是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贸易战”。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了一系列关税,以应对政府补贴。多年来,中国充斥着廉价商品,从钢铁到太阳能板再到运动衫。但显而易见,迄今为止,美国征税瞄准的80%的中国商品都与“中国制造2025”有关,包括无线电和雷达设备、激光器、成像和导航设备。
  
  全世界的制造商都担心中国会在高科技版本上复制它最初在工业化过程中使用的模式:给生产商提供巨额贷款和补贴,使得这些生产商生产比其他地方便宜得多的产品,然后把它们卖到西方市场,从而削弱这些市场的商品竞争力。
  
  “中国工业机器人产业的低端已经出现产能过剩的苗头,同时,全国相关工业园区重复开发以及对特定城市或省份产品进行补贴的现象也存在。半导体行业和新能源汽车的一些低端产能过剩也有明确的可能性。”总部位于中国香港的金融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高级分析师兰斯·诺布尔(Lance Noble)告诉GTR。
  
  对“中国制造2025”来说,它所传达的某种目标——成为全球高科技产业的冠军——已经吓到了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



   
  现在我们无法阻止
  
  科法斯集团亚太区经济学家卡洛斯·卡萨诺瓦(Carlos Casanova)说:“‘中国制造’努力从低附加值向高附加值进阶,以确保中国经济由工业主导过渡到消费主导,同时也确保足够的附加值留在国内。这有助于中国向更高收入阶层过渡,从而避免‘中等收入陷阱’。中国不想重蹈日本覆辙。”
  
  以上,卡萨诺瓦指的是日本“失去的10年”——这是一个误称,其实它始于1989年,直到现在仍在继续,表现是经济停滞不前,实际工资下降,人口结构的变化导致劳动力匮乏。
  
  中国经济已经放缓。它被过度杠杆化,人口老龄化也越来越严重。有迹象表明,中国与日本经济相似的过程已经开始,“中国制造2025”成为阻止或至少放缓这种趋势的重要措施。
  
  “这是一项自上而下的倡议,旨在确保一些产业能够蓬勃发展并成为全球领先者。像美国和欧盟这样的国家担心的是,中国在某些领域设定了剑指全球市场份额的目标。这对目前在这些领域处于领先地位的一些欧洲和美国公司构成了直接的威胁。”卡萨诺瓦说。
  
  西方公司只需看看华为所取得的进步:它的市场份额已经在拉丁美洲和东南亚等新兴市场超越了美国和欧盟的电信供应商。这是西方企业急切希望避免在人工智能、半导体、汽车、化工和医药等领域出现的情况,因为这些领域在制造业中具有非常高的附加值。
  
  这个大创意是什么?
  
  在“中国制造2025”设定的目标中,10个领域希望在规定的日期内成为全球领导者。所选行业有:信息技术、机器人技术、航空航天、海洋工程和高新技术船舶、铁路设备、节能车辆、电力设备(如智能电网技术)、新材料、医药医疗设备和农业机械。另有单独的计划,希望把中国变成世界人工智能的中心。
  
  有些计划读起来非常有趣。在深圳与中国香港接壤的地方,设计机构TETRA已经规划了世界上第一条无人机高速公路。作为深圳有机城市的一部分,一条12车道的现有高速公路将被30公里的四车道无人驾驶车辆和无人机设施所取代。这些设计类似于一个环保主义者的“刀锋战士”,这样的现实肯定属于未来的岁月。
  
  不过,2019年深圳就将推出第一条“智能道路”,配备智能交通灯、地图和灯柱,并安装安全摄像头,用来捕捉违法者。
  
  从行业角度看,到2025年,中国希望占全球可再生能源设备市场的80%;同时,希望在那一年自己生产95%的农业设备,并生产世界智能汽车的80%。在2025年的最后期限之前,火车制造商被授权海外销售额占到40%,而下一代造船商将拥有80%的全球市场份额。
  
  难怪世界各国的高科技厂商都在关注“中国制造2025”。中国台湾地区和韩国可能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市场,因为它们是世界一流的半导体制造者。相反,其他国家可能会受益。
  
  “在亚洲,韩国面临最大的潜在挑战,这来自于中国工业基地升级的适度成功。随着中国继续沿着全球价值链向上移动,像越南这样的国家完全有能力抓住由中国释放的低端制造业机会。”诺布尔说。
  
  放松“一带一路”?
  
  在西方贸易金融家眼中,“一带一路”几乎完全是由内部推进的——中国的资金建设项目,由中国设计,雇用中国劳动力,用中国合同和保险。“一带一路”被认为释放了巨大的项目参与机会,却已变成令人沮丧的根源。
  
  有迹象表明,中国欢迎国际资本加入“中国制造2025”。事实上,外国金融家被邀请参加了半导体基金的第二轮融资活动。外国银行正在从中寻找机会。
  
  “我看不出融资方式有多大的变化,但也许我们提供资金支持的行业发生了变化。在价值链中处于高位的产业——它们与高新技术更为接近,可能成为中国经济的支柱,而低端产业可能离开中国。”美国美林银行贸易和供应链金融主管阿齐兹·帕维兹(Aziz Parvez)告诉GTR。
  
  外国银行可能并不希望“一带一路”成为中国产业升级的融资模式。但鉴于美国政府高层对这一举措的监督和敏感程度,如果这些银行选择参与其中,就应该谨慎行事。
  
  “我认为,中国政策性银行在为‘一带一路’相关项目提供贷款方面的主导作用并没有告诉我们,外资有机会在‘中国制造2025’中发挥作用。”诺布尔说。不过,他补充道:“选择这样做,中国可能不会在华盛顿赢得很多朋友。”
  
  (本文内容仅代表GTR视角和观点。译/李前)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