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优先”政策侵蚀“美国领先”老本

文/蔡恩泽


  2018年9月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联大一般性辩论发言中,以挑衅的口吻重申坚持“美国优先”外交政策。他的讲话时不时地被其他国家领导人的嘲笑声打断。
  
  早在两年前特朗普上台时,“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就遭到国内外舆论普遍吐槽。美国《时代》周刊尖锐地指出,“美国优先”可能终结已经持续72年的“美国领先”。



   
  在“美国优先”政策下,贸易保护主义作茧自缚,失去“美国领先”的海外市场,最终损害美国自身利益
  
  毫无疑问,当今世界,美国在高科技方面居于全球领先地位,有着强大的话语权。但这种领先地位也是经济全球化大势下的贸易体系累积起来的,美国的谷歌、微软、高通和苹果等高科技企业都是在海外巨额贸易中获取暴利反哺后得以扩张的。
  
  高盛曾在报告中指出,受“贸易战”影响的行业是那些盈利大多来自海外的公司,科技公司首当其冲,在美股科技股中,59%的盈利来自海外。
  
  来自调研机构Counterpoint的报告显示,2017年第四季度,iPhone X吸走了全球整个手机行业35%的利润,且这款定价接近万元人民币的iPhoneX同期所产生的利润,是其他600多家安卓厂商利润总和的5倍之多。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于该季度的财报中也表示:“iPhone X的表现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在当年第四季度全球手机市场利润率同比下降了1%的背景下,苹果手机仍给出了利润同比增长1%的成绩。
  
  中国贡献苹果1/4的利润。如果“贸易战”升级,苹果恐最受伤。“贸易战”风口,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和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查伊纷纷来华“拜码头”。2010年,谷歌因不服中国监管机构管制,一时冲动,负气退出了中国市场。近几年,该公司一直在努力尝试回归。
  
  另外,美国经济已出现“产业空心化”趋势,美国早已不是世界第一大工业国。美国想要维持全球经济大国地位,恰恰需要推行世界主义的政策,包括支持自由贸易和全球化,与外部世界紧密绑定。
  
  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各国经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特别是大型经济体存在紧密的相互联系。美国政府单方面挑起“贸易战”,不仅会对世界各国经济产生冲击,也会损害美国自身利益。
  
  在商业时代,“美国领先”要有市场价值,才是真正领先。如果失去新兴市场,“美国领先”就成了摆设。
  
  贸易保护主义提高美国制造业成本,影响美国就业。美国对进口汽车加征关税将导致美国减少19.5万个就业岗位;导致美国国内物价上升,消费者福利受损。美国国家纳税人联盟在2018年5月3日写给国会与总统的公开信中警告称,保护性关税将导致美国消费品价格上涨,伤害多数美国公民利益;引发贸易伙伴反制措施,反过来损害美国经济。截至2018年7月底,包括中国、加拿大、墨西哥、俄罗斯、欧盟和土耳其在内的美国主要贸易伙伴均已宣布对其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实施反制,并相继通过世界贸易组织提起诉讼;影响投资者对美国经济环境的信心,导致外国直接投资净流入降低。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亚当·波森指出,美国政府的“经济民族主义”政策不仅使美国在贸易领域付出了代价,在投资领域引发的消极后果也开始显现。
  
  在“美国优先”政策下,单边主义画地为牢,导致“美国领先”成为“空中楼阁”,最终削弱美国的全球影响力
  
  所谓单边主义,是指举足轻重的特定大国不考虑大多数国家和民众的愿望,单独或带头退出或挑战已制订或商议好了的维护国际性、地区性、集体性和平、发展、进步的规则和制度,并对全局或局部的和平、发展、进步有破坏性的影响和后果的行为与倾向。
  
  二战后,美国依托多边主义,迅速崛起,拉拢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加拿大和日本等国家(地区)与其结盟,也在诸多国际组织中捞取了领导权。在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了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同时也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美元独占鳌头。“美国领先”一直是美国傲视全球最雄厚的资产。
  
  尽管二战后建立的一系列国际多边机制有自身的问题,特别是在平等性方面尚须加强,但目前美国执意奉行单边主义,给这些传统多边机制带来了全新挑战,这势必会给国际经济与安全秩序增添不稳定因素,而这些秩序原本属于国际公共产品,对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都有益处。
  
  单边主义是从美国的实力地位与国家利益出发来决定美国的政策走向,而不是通过同国际社会保持密切合作来实现美国的利益。具体而言,美国是根据自己的利益和主观臆断,而不是根据国际社会的需求和意见来做有关全人类利益与安全的政策决定。在国际社会中我行我素,不理会其他国家的合理利益考虑及国际舆论的批评与谴责。
  
  单边主义的“横冲直撞”,正在造成“撕裂”和“颠覆”,已经给国际社会带来诸多麻烦。从四面出击挑起国际贸易摩擦到频繁地单方面退出国际组织(如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等)、甚至扬言要退出联合国,从撕毁国际协议(如《伊核协议》)到背弃国际承诺,美国政府一系列急功近利的短视做法,损害了美国的国际信誉,也在动摇美国国际地位和战略利益。
  
  美国政治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坦言:“美国给世界政治注入了巨大的不稳定因素。‘美国优先’主义的政治,所走向的只能是‘美国独行’的世界。”
  
  经济全球化大潮滚滚向前。美国《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塞缪尔森不久前在其文章中如此陈述:“美国领导人无法灭掉‘全球化’。‘全球化’太大了,而且根深蒂固。”。
  
  美国固执地推行单边主义,也是自取其辱。面对美国奉行单边主义举措对全球产业链的打击,美国之外的各经济体只能选择自力更生。原本靠多边主义构建的产业链,美国因其高科技实力雄厚居于附加值最高的一端,剥削新兴市场国家为其代工的剩余价值。一旦全球经济产业链重建之后,美国就很难再在新的产业链中找到自己的位置。“美国领先”的产业就失去了根基,成了“空中楼阁”,美国在全球市场再无指手画脚的本钱。
  
  在“美国优先”政策下,孤立主义“六亲不认”,“美国领先”成孤芳自赏的摆设,最终将孤立美国自己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作为战胜国的美国放弃了在国联和国际事务中发挥重要作用的机会,在不损害美国利益的前提下,对世界事务采取不干涉的冷漠态度,实行所谓光荣的“孤立政策”。这种孤立政策一直持续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哪怕欧洲打得乱成一锅粥,美国仍然隔岸观火,作壁上观。如果不是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事件触动了美国的痛处,标志着美国参战的“诺曼底登陆”也许还要推迟。
  
  “孤立主义”一词来源于美国首任总统华盛顿在《告别辞》中提到的美国应避免参与欧洲政治事务的外交策略,但很多美国学者认为,美国历史上从未真正走过所谓的“孤立主义”道路。即便在建国初期,美国在拉丁美洲、亚洲和其他地区也积极地干涉当地事务、热衷于贸易。
  
  美国特色的孤立主义实质上是实用型中立主义,表面宣称中立,实际上总是选择性地与世界各国打交道。美国的外交政策游走于孤立主义和全球主义之间,审慎地推进国家利益,或肆无忌惮地推进国家影响。
  
  二战之后,美国利用苏联、德国、英国和法国等国原本强大的国家经济因战争导致国力衰微的机会,乘虚而入,抢占地盘,扩充势力范围。美国经济也因大发战争财而急速膨胀,一个重要的标志是,美元取代英镑成为全球第一储备货币。
  
  美国建国以来,其外交政策始终在孤立主义和多边主义之间摇摆,但当下美国拒绝国际合作的情况却有其独特之处,这是美国首次头顶“全球超级大国”桂冠之后对多边主义的排斥,这将对未来的国际秩序产生重大影响,改变已经形成的国际治理秩序。
  
  例如,当今世界出现的一系列特别问题——贸易争端、恐怖主义、核扩散、难民潮和气候变化等,迫切需要国际性解决方案。但美国却采取极端利己的孤立主义政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置身事外,冷眼旁观,致使许多问题难以解决,许多解决方案由于美国退场而成“烂尾工程”。
  
  美国突然之间“赖”掉此前许多国际承诺,这有悖西方社会一直标榜的契约精神。而“美国领先”是建立在契约精神上的产物。美国在经济上通过与贸易国优势互补、互惠共赢、恪守商业诚信,做强做大优势产业获得领先地位。而孤立主义背信弃义、六亲不认,使美国的国际诚信大打折扣,人们对其敬而远之。长此以往,美国就会变成“孤家寡人”,仅存的那点“美国领先”难以发挥优势,成为孤芳自赏的雾中花。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一个国家的对外政策,必然受到该国于一定时期内全球定位的制约,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应当承担一定的全球性责任。中流击水,不进则退,如果不继续破浪前进,美国这艘超级航船就有可能全面倒退。
  
  由此观之,特朗普在联大发言中为“美国优先”辩护,只是“孤独的叫嚣”,背后却是“美国领先”的老本正一点一点被侵蚀。
  
  (作者系财经媒体专栏作家、晶苏传媒首席分析师)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