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阿根廷携手共建“一带一路”

文/岳云霞


  “一带一路”倡议自2013年推出以来,逐步走入拉丁美洲地区。2018年1月,中拉论坛第二届部长级会议通过了《关于“一带一路”倡议的特别声明》等重要成果文件,认同“中国政府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将为有关国家加强发展合作提供重要机遇”,指明中拉优先合作领域包括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对接。这表明,“一带一路”开始全面进入拉丁美洲地区。与之相一致,适应阿根廷的特有国情,中阿共建“一带一路”也在扎实推进,迎合双方共同的发展需求,推动双方合作迈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
  
  “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阿合作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国际认同度不断增强,中外共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快速发展。截至2021年8月底,中国已与172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了200多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涵盖亚洲、非洲、欧洲、拉丁美洲和南太平洋地区。同期,在拉丁美洲地区24个建交国中,中国已签署19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拉丁美洲成为中国“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不可或缺的重要参与方和现实共建方。
  
  作为一项全球性倡议,中国对外“一带一路”合作注重世界发展的普遍需求,更着重于各个国家和地区发展的差异性需要。中拉共建“一带一路”在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内获得了地区层面的认同,在双边层面则以三种形式展开:一是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二是官方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加入亚洲基础设施银行和“一带一路”相关合作机制,或在官方文件中明确合作意向;三是实现“一带一路”精神下的项目对接或规划对接。
  
  中国与阿根廷暂未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文件,但双方已就共建合作形成了高度政治共识。2018年,国家主席习近平对阿根廷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中阿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阿根廷共和国关于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明确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将为中阿合作注入动力,中阿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可扩展至‘一带一路’倡议”。2021年1月,习近平主席在与阿根廷总统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andez)的通信中表示,“中国愿与阿根廷一道,推动高质量的‘一带一路’合作,推动建设人类共同未来的社区”。中阿形成的“一带一路”共识促使双方务实合作不断深入,形成了“五通”领域的多项早期成果。
  
  一是政策沟通层面,阿根廷国家元首出席了两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阿根廷为《“一带一路”融资指导原则》签署国,中阿两国决定在共建“一带一路”框架内加强沟通和合作,对接两国发展规划。
  
  二是资金融通层面,阿根廷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创始成员,而阿根廷投资与外贸银行作为创始成员行,加入了“中拉开发性金融合作机制”。
  
  三是贸易畅通和设施联通层面,阿根廷对华贸易、投资、金融与经济合作规模处于拉丁美洲地区相对领先地位。在贸易领域,中国已成为阿根廷第二大贸易伙伴,2020年中国占阿根廷总出口额的9.8%(548.84亿美元),占其进口总额的20.4%(423.56亿美元)。在中国进口中,来自阿根廷的肉类占到了12.1%,大豆占到了7.5%,海鲜和贝类、动物油脂、饮料、皮革等产品的比重也超过了2%。阿根廷在中国食品及原料供应、皮革制造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对相关产业供应链和生产链的稳定具有突出意义。在投资领域,中国是阿根廷主要外资来源国之一。截至2019年年底,中国在阿根廷投资存量达18亿美元,涉及农业、能源、制造业等多个部门。在金融合作领域,中阿之间已经签署了5期货币互换协议。2020年8月最新一期协议的规模达到了1 300亿元人民币,而同期阿根廷的人民币储备约占其外汇储备的43%,该国已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合作对象。在经济合作领域,中国企业已参与阿根廷多个基建和能源项目,如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与阿方签署贝铁改造项目总承包合同,除了参与翻新改造,还提供了全线的建材、机车和车厢等设备;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国电建”)和上海电力建设有限责任公司联合承建阿根廷最大的光伏项目——高查瑞30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现已进入商业运营;中国金风科技投资、中国电建承建阿根廷最大的风电项目群——赫利俄斯风电项目群罗马布兰卡一期、三期项目已并入阿根廷国家电网系统,正式投入商业运营;葛洲坝集团正负责位于阿根廷南部圣克鲁兹省两个水电站的建设。
  
  四是民心相通层面,中阿两国联合录制了《魅力中国》《魅力阿中》《跨越》等纪录片,阿根廷还在新中国成立70年之际播放《辉煌70年·中国电视月》系列节目,深化了两国民众的相互认知,促进了两国民心相通。
  
  “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阿供需契合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而“一带一路”是中国新时代对外开放和对外合作的总纲领,对内衔接新一轮改革的压力疏解与资源和市场均衡使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中阿合作能够满足双方共同发展的需要。
  
  首先,中阿合作有助于阿根廷走出经济困境。近10年来,阿根廷经济滞后于全球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平均水平,多数时间甚至低于发达经济体的平均增长水平。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阿根廷更是出现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为-11.78%(见图1)。同期,阿根廷国家统计和普查局数据显示,其失业率超过11%,贫困率和赤贫率分别达到42%和10.5%,均为近16年来的峰值,债务压力也相对较为突出。在内生增长动力有限的情况下,对外合作是阿根廷走出危机的主要支持。中阿共建“一带一路”,有助于支持阿根廷经济增长和扩大就业,成为其摆脱困境的重要选项。



   
  其次,阿根廷具备承接中国对外投资合作的现实能力。2014年以来,中国成为净外国直接投资(FDI)流出国;2016年以来,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对外投资国。对外投资是中国改革开放“引进来”和“走出去”战略并举下资金、技术和经验积累的自然成果,还承担着推动国际产能合作的重要使命。阿根廷是拉丁美洲第三大经济体、南方共同市场的主要成员国,工业门类较为齐全,具备为中国投资提供配套产业的能力。因此,阿根廷具有承接中国投资和产能转移的动力与能力,“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中阿投资合作具有稳定扩大的基础性条件。
  
  再次,阿根廷具有承接中国基础设施建设能力输出的强烈诉求。“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内容是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中国在相关领域拥有相对成熟的技术、经验和人力优势。阿根廷则因基础设施比较落后,运输、仓储等生产性服务成本占企业生产成本比重高,压缩了制造业利润空间,抑制了工业发展。为了改善基础设施,阿根廷正在推动史上最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改造计划。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以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为重点,将中国优势产能和技术引入阿根廷,能够实现中阿双赢。
  
  最后,阿根廷具备承载人民币“走出去”的可行性。人民币国际化是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的重要载体,具备在阿根廷推行的条件。目前,中国在阿根廷成功推进本币互换项目,并设有地区性清算银行。因而,阿根廷具备承载人民币国际化的交易规模和操作经验,能够成为可行的试点区域。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中阿开展产能合作以及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等,有益于形成产品流、资金流循环互动的良好局面。
  
  中阿“一带一路”合作的挑战
  
  在中阿共建“一带一路”务实合作不断扩大的同时,内外部市场环境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中阿合作面临贸易领域的结构性摩擦,双方合作越来越多地受到外部壁垒的影响。
  
  首先,阿根廷宏观经济与政策的波动性对双边务实合作形成一定的扰动。由于全球经济复苏乏力且内部增长失速,阿根廷近年来始终面临着高通胀、外汇短缺、汇率波动和财政失衡的困扰,被迫出台一系列外汇管制措施,以防止金融市场震荡,并且为了增加收入,对大豆、豆油等主要出口产品征收了较高的关税。这些措施客观上对中国企业在阿根廷投资及开展贸易活动形成了冲击。
  
  其次,阿根廷对华贸易救济措施频繁,对双边贸易形成了一定的影响。由于阿根廷国内生产的集中度较高且双方产品存在一定的竞争,阿根廷是发起对华“两反一保”(反倾销、反补贴和保障措施)最多的国家和地区之一。截至2020年年中,阿根廷是全球仅次于印度、美国和欧盟的第四大对华反倾销诉讼地(124起),对华发起的反补贴措施排在美国和加拿大之后(20起),保障措施的使用在拉丁美洲地区也相对领先(6起)。相比而言,中国未在世界贸易组织(WTO)框架下对阿根廷发起贸易救济措施。贸易摩擦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阿之间的贸易,对两国间的贸易畅通形成负面效应。
  
  最后,阿根廷传统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和5G等新兴领域竞争激烈,利益博弈复杂。长期经济低迷加之债务压力使阿根廷政府面临财政限制,难以使用公共财政资源扩大投资规模,仅能依赖外部融资实现基础设施领域投资,现已形成中国、美国、欧盟和本土竞争的局面。中国企业作为后来者,面临多重扰动因素,须适应欧美范式下的国际工程招标模式和工程标准,还须满足当地业主、同业竞争者、环保组织和社区等多层次诉求,对项目运营和管理提出较高的要求。而中阿合作的快速发展,不可避免地引发传统利益集团的关注与警惕,对项目进展也形成了一定的压力。
  
  中阿“一带一路”合作的未来方向
  
  “一带一路”为中阿合作提供了新平台和新动力,能够推动双方合作形成动态升级和不断突破的良好局面。中阿发展诉求有一致性,但也面临一定的现实挑战,双方均应对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能产生的风险对冲价值予以新评估,最大化共同利益。为此,中阿双方需要在如下方向形成合力。
  
  第一,中阿共建“一带一路”面对巨大需求空间,应以政治互信与沟通的进一步增进为务实合作增信赋能。一方面,中阿“一带一路”合作已在“五通”领域有了坚实的进展,双方对共建“一带一路”也有较高的共识,签署双边合作文件以及推动进一步的合作规划水到渠成,应尽早推动相关文件的签署。另一方面,中阿除了双边机制的沟通,多边层面的定期沟通以G20机制最为突出,而类似金砖国家、亚太经合组织之类的多边渠道相对缺乏。双方应创新机制,加强多层次政治交流与政策沟通。
  
  第二,中阿共建“一带一路”存在现实性痼疾,应推动贸易与投资便利化举措的进一步扩大。首先,中阿之间应尽快形成双边贸易救济合作机制,通过对话与磋商降低贸易摩擦带来的贸易损失。其次,中阿双方须在动植物检疫检验、通关等环节加强合作,并在私营部门对话、市场调研、生产性投资配套服务等领域加强合作,推动双方贸易与投资合作扩大。最后,鉴于南方共同市场对外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一致性要求,中阿除了逐步推进形成中国—南方共同市场自由贸易协定,还应积极推动双边贸易与投资安排,推动贸易与投资自由化。
  
  第三,中阿共建“一带一路”存在创新领域,应形成与时俱进的新合作。中阿之间的现有合作创造了多项潜在提升空间:一是人民币国际化合作的进一步空间,在人民币已在阿根廷发挥了一定清算和储备功能基础上,进一步推动其计价和结算功能不仅能够满足双边投资、贸易扩大的需求,还能有效降低汇率波动风险,切实便利双方企业的当地经营;二是业务空间,新冠肺炎疫情流行期间,中阿之间食品、医药产品及游戏等文化类产品贸易有所增加,电子商务也有较大的跃升,表明中阿之间在相关领域出现了新的合作诉求,应通过“健康丝绸之路”“数字丝绸之路”等填补这些空白;三是国际合作新空间,在气候变化、南极科考和深空探测等领域,中阿具有共同领域,有条件拓展合作。
  
  第四,中阿共建“一带一路”存在认知空白,应以沟通和认同消融合作障碍。彼此认知不足是约束中阿“一带一路”合作深入发展的深层原因,为此,在交流层面,中阿之间应该建立长期直接的政府、智库和媒体合作机制,实行开放的、多层次的交流和对接,尽可能建立起信息互通平台,避免受到外部干扰。
  
  (本文作者系经济学博士、研究员,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经济研究室主任)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首页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